咖啡故事

发布人:华夫班特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5-31

1

Adam有女人了?还是称girlfriend,礼貌些。

早晨埋头翻阅手机信息,抬头看见adam正朝我笑:我等你什么时候发现我。

着实歉意。

“My favorit。You know.”

“Ye!MiddelAmericano!”

我盯着adam:adam恋爱了!没错!阳光了许多,常笑,还会开玩笑了。去年整个冬天,他都戴一顶同样深色的帽子,理由是自己的发型不好看。回美国过的圣诞,今年依然留在杭州。

可是昨天一起来的女···人,我不知道怎么称谓她,一直试图用衣领捂住脸,目光躲闪。Adam非常贴心地低头询问她要什么咖啡。满脸笑容。一如往常,热情地与我道“See you”。韩国人?日本人?中国人?无法判断。我一会英文一会中文,美女就是不与我的视线相遇。把我给累的!

“你在追求她?”

Adam一脸茫然:What?

“什么时候带她再来?我请你们咖喝啡。”

喝咖啡,Adam自然喜欢。不过······

“她?要看她的心情。”Adam用手比划着,一字一字地说,“男人的心情一天天变,女人的心情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变。”

经典!果然在恋爱!

 2.

“嗨!”

背后一个熟悉的声音。我扔下手中的活计,转身——

Adam

Hi

那么羞羞的笑,迷人的蓝眼睛——无法想象,Adam是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小伙。

“见到你真高兴!”话一出口,马上意识到,今天,Adam是来向我辞行的。上周,他说,周一离杭赴沪,周二回国。

忽然不知说什么。

“还是——”

我接过话:“大杯美式——我请你!”

“好。”

落座。有那么一会,Adam也不知说什么,顺手拿过今天的早报,手指着字一个一个念下去,不会的我念。

曾经,我给他看书架上的书,告诉他是我朋友写的诗集。Adam打开来,一字一字地念。中国的诗歌。我告诉他我拥有这样一些朋友,热爱诗歌。偶尔相聚在咖啡馆,灯下纵情畅谈。

与一个萍水相逢的外国小伙聊我钟爱的POEM。

还是让我最后一次向他讨教英语吧。我拿出本子,给他看两个新接触到的单词“vegetaian“和“vegan”。

素食。不同的是,vegetaian指的是不吃肉;vegan指的是既不吃肉也不吃蛋。

哦!

不走多好!可以经常地向Adam学习英文,我也可以教Adam中文。

结识Adam不长,却很投缘。或缘于我的大胆。英文不咋地,却敢于开口说。Adam说我的口语足以应付一般交际。这大大增加了我的自信心(好学生就是这样夸出来)!就这样,月余来与Adam半英语半中文交流,加上手势和表情。哪管语法正确与否!

Adam毫不掩饰对孩子对教师这个“职业”的热爱。初到中国,应聘大学教师。两年前到杭州做家教。只要谈到孩子,Adam就会刹不住,而我——一个初中生的母亲,竟然会有点跟不上。

“I like childen very much!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蓝眼睛特别明亮。

有一次,我忽然发问:“Are you in love?”Adam一时愣住了,呵呵地笑,把头摇得像拨浪鼓。

不喜欢中国女孩?

“NONONO。我喜欢中国女孩。但是,不恋爱。中国女孩太恐怖了······”

恐怖?

“她们需要稳定,而我,向往Freedom。”

Freedom!多美的一个词!

Adam在中国五年,头三年在北京。下一站肯定不是北京和杭州。也许湖北也许广州。按自己的方式生活,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这就是Adam的Freedom——

我年少时的梦。

 3

“老人”不老,真的不老。五十开外。是我不知如何称呼他。

相处也半年了吧,“老人”对我和我的同事们始终是个谜。他只说他要点的餐,再加一句“谢谢”。没有多余哪怕一个字。点餐的时候低头掏钱也不看服务员。早餐从来不会变:单点早晨全餐(额外要一包kecheup)+中杯美式。时间也基本保持在7:30.静静地来,静静地去。而且从来一个人!

他来自哪里?做什么工作?为什么不和家人一起吃早饭?

夏天,我注意到他手腕上的表,不由多看几眼。那是一件奢侈品。手表对男人意味着什么?身份?还是一个人的修养?

一天,LD要我做一个调查。我找到“老人”,想请他为餐厅提一些“宝贵意见”。这日,“老人”选择户外就餐。正是初秋,晨曦微露,清凉宜人。“老人”看着我递给他的A4纸,竟然一脸惶恐,连连摇头,嗫嚅着不知说什么。我急忙重复一下我的来意。

“老人”还是摇头摆手不止。

我没有就此另寻他人,而是——在“老人”对面坐了下来,一字一句说明我的意思。

“老人”看看拗不过我,只好告诉我——一字一字地说:我——不——会——写——中——文!

哦!这就是他沉默寡言的原因?

我笑了:那就写英文!

交到LD手中的是半张A4纸的英文。同事们和我一样,愕然:明明是个中国人嘛,怎么不会说中国话!

我试着走近“老人”。

“老人”用餐的时候,我拿个本子和笔,走过去——谁会拒绝爱学习的学生?

每天讨教一个英语问题。果然,“老人”满口应允!

于是,在每个“老人”即将到来的清晨,我会准备好ploblem,记在本子上。偶尔会有两个或三个ploblems。“老人”俏皮地说“不是说好每天一个吗”。然后呵呵一笑,为我一一解答。瞧!“老人”都会说笑了。有进步哦!有一天,因为工作忙去晚了些,“老人”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我暗暗高兴:“老人”的话多了不少,笑容也日渐多起来。

之后不久的一个早晨,“老人”喝罢咖啡来到我跟前:你,名字?

可把我高兴的!是不是有很大的进步!我故意反问:英文名?

“老人”含笑不语。

我告诉他我的英文名:Summer!来源于我的中文名:夏云,夏天的云·····

“老人”笑开了:Summer Cloud!

 

在最近一个寒冷的清晨,我鼓足勇气在本子上探询:您在国外呆了很久吗?哪个国家?多少年?

England!ManyMang Years······

多少年?“老人”再也不肯往下说。

我接过“老人”递过来的空杯子,目送他转身慢慢朝门口走去,轻轻推开门,在一辆黑色雷克萨斯旁停下,点燃一支烟。白色烟雾缭绕着“老人”的鸭舌帽、围脖,渐渐在晨光中散去。“老人”伫立良久,然后打开车门,绝尘而去。

觉得他是一个绅士。

 

4.

“老人”有两天没来了。出差了?生病了?

早晨正埋首干活,听见那边server喊IC打折刷卡。抬头望过去,看到“老人”的背影在服务台。

等“老人”到我跟前,一杯金褐色的美式也随之摆在他面前。

“老人”面露笑意。

“两天没来了!”

“是啊,两天没来了。”

 “您不会中文,可以说英文啊。”我一边做美式,一边试着交谈。

“老人”淡淡一笑:在这儿说英文怕被笑话。

我看着“老人”,“老人”却看着他的美式咖啡。

圣诞节期间,“老人”没有出现。我想他与家人一起过圣诞了吧。英国吗?

再见到“老人”是在圣诞节之后的第五天。

“老人”说去新加坡了。

家人在新加坡?

“老人”呐呐地低声说了句,我没听清。

学中文?

我笑了:学中文,我教你!

“老人”也笑了。

“老人”伸手来接积点卡。

我缩回拿着积点卡的手:我的英文名?请回答!

“老人”愣了下,马上反应过来:Summer。

回答正确!给!

“老人”显然被我的“游戏”逗乐了。满面笑容。

今天我来教你中文。

我走到“老人”的座位,打开笔记。上面大大地写着我的中文名。

夏,夏天的夏,summer。“老人”点点头表示理解:那么“云”呢?

云?我搔搔头,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的字眼,很多女性取名都会带“云”。But,云与夏连在一起就很有诗意。

诗···意?“老人”听不懂了。

Poetry!Are you see?

“老人”这才恍然。

难道您不是中国人?

I'm mixed blood!My father's chinese。My mother's from Malaysia。I'm Singaporean。

搞了半天,他是新加坡人。也就难怪他不会中文了。不过,至少他拥有一半中国血统。

5

老人进来,并没有引起我多大的注意。来喝咖啡的人自然会朝我走来。
老人连瞧也没瞧我。只是我留意到,他进来,出去,又进来。步履蹒跚。微弓着背。他老了,就像隔壁张大爷,需要一根拐杖。
却没有注意到,他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我跟前,点了一大杯现煮咖啡,正费劲地在撕奶球——双手颤抖着,怎么也打不开。
替他撕开奶球、糖包,倒入咖啡。嗅到老人身上的酒味。
不想交谈。心里有些怯意。在这个应该与家人一起吃饭的时间,他为什么独自出来喝咖啡?年逾古稀,身体又不好。
老人目光深深地看着我,更令我想避而远之。
新朋来,旧友去,笑脸相迎,热情招待。不怕犯错大声与高鼻梁蓝眼睛对话。似乎室外的春光也跑到我的咖啡台,似乎这真的是我一个人的舞台。
老人等我忙一段落,说,“Your pronounce
is better than me
。”
我,这才摘下“有色眼镜”。
“你说的是美式英语,而我是英式。”
我注视着老人,花白的头,落寞的神情,特别是,那双一直在发抖的手!必须双手捧起杯子才能喝咖啡。
不希望再有其他客人,就陪他。
毕竟词汇量有限,老人的英文听得费力。老人曾是一位工程师。退休之前一直在菲律宾。我不该问他有几个孩子。老人顿时情绪激动起来。六个孩子。好像是说孩子不争气。孩子们都在哪儿?他们怎忍心让老人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走,拖着并不方便的身子?
“杭州不错,就多呆些日子。”
“这儿是滨江,环境好,空气好。”
想到常来喝咖啡的香港老人,他的状态与这位老人天壤之别。老伴不在了,俩女儿移民加拿大,自己邀老友东南西北地走,国外国内地飞。来了不是告诉要去哪,就是说从哪回来。如果我愿意,他还会讲讲香港、移民、丝绸(老人退休之前做丝绸贸易)。
老人鼓励我“keep on learning English every day”,做一个优秀的barister。
老人离开时,不说“bye bye”,而是“see you”。
我也喜欢说“see you”。




电话:400-618-0088 鲁ICP备07015561号-14